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教育

谁将烟焚散

2018-09-15 22:10:10

【太子,呵……到底有什么用?救不了自己,也救不了她……那么,还不如不做。】

屋内暖炉然,屋外冰雪寒。

大雪飘飘中,女子萧瑟的背影几乎被掩埋,白色单衣下的身形,显得那样单薄,仿佛随时都可能被风吹走。

生在皇家,享受的,是那般繁华的外表,却永远不可能重善其身,而她,风清瑶,装疯卖傻十余年,最终,还是逃脱不了棋子的命运。

雪中呼岁友,谁人上青苔。今是我归去,何日唤我回……

“瑶瑶……”

圣旨一下,什么都已经变得无可挽回了,只是怕……

熟悉的那个声音在耳畔叫着她的名字,身后行走的脚步一刻不停,告诉她,回望吧,总会有人等着她。可是,她不能,只有她的离开,才能换来他的安康。

她不能,用他的生命去赌,所以,不为家,不为国,却要远离他乡。

“瑶瑶,不要离开好吗?我会听话的,所以,可不可以……”为我留下。她懂得他没有说完的话,但她的脚依旧向前迈去,犹豫片刻,却还是对他的话恍若未闻。一连串的脚印踩在雪地上,却让他觉得,踩在了心上。

“风清瑶!”他的声音带着丝丝愠怒,“你到底在想什么?你不在乎我你又为什么把我从狼嘴里救出来?你让我那个时候死了算了!有没有你这样的姐姐?”

她的身子颤了颤,却依旧没有回头,便也没有看到,他眼中闪过的一丝忧伤。

“瑶瑶,你若是再迈出一步,你便不再是我的姐姐。”

她挺直的背影一疆,一个踉跄间,便摔到了地上,带着哭音:“阿凌,不要闹了,我好累,我真的好累……”

他呆呆的望着她的背影,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
【她说,要我养精蓄锐;她说,这是她唯一的心愿;她说,要保护好自己,那么,便如她所愿吧……】

她看着他,却什么都没有说,放下了马车帘。

他转过头,隔着马车帘,依旧能够感受到她灼热的视线,心说,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对他,没有变。

“瑶瑶,好好照顾自己。”他无声地说道,却知道,她一定能够听见。

恍惚间,便已到了边境。

十里锦红的地毯、马车,却是那么刺眼,也许,该向她所说的,他,应该学会释怀了。因为一切的一切,不是你想,就可以的。

迎亲的队伍还在前进,他望了一眼,便调转了马头,长鞭扬起,却堪堪不舍得落下。心里那个声音说,再多看她一眼。

车队要出城了……

“瑶瑶!”他转过头,“我可以再看看你吗?”

一片寂静,只听良久后,她的平淡如水的声音透过马车帘传出来:“没有这个必要了,太子殿下。”

他愣了愣,随即苦笑。“是啊,没有那个必要了。”

“瑶瑶……保重。”

“凭君莫话封侯事,一将功成万骨枯。”莫问今朝事难料,来时怎知去时潮……

而传说,太子风凌,也在长公主风清瑶出嫁后,疯了。

从此,便再也没有神童太子的风华了。她看见了,一定会欣慰吧……

【谁的想念痛彻心扉,身在异乡心如流水,风凌,你若安好便是晴天……】

愿这一切只是梦,梦醒请你忘了我,来生,请别将我错过……

以长公主的身份嫁去异国,却连一个异族女子都比不上,这个世界,于她,是不是太过残忍了?

破防破瓦,以妾自居,她,不过是一个礼物,一个能换来己国平安的筹码。哈,连自己的父亲也是这样。

她风清瑶,早已什么都不是了。

一阵一阵不堪入耳的辱骂声从门外传来,这算什么?她什么都没做吧,真是好笑!

她自嘲的笑了笑,躺在榻上,与其说是榻,倒不如说一席破被,隐隐散发着霉味。

走吧,都走吧,只留她一个人就好了。

她闭上眼。当门外的一切恢复沉寂,屋内的人,早已陷入沉睡,睫毛微颤,脸颊旁依稀挂着两行清泪。

她会梦到什么?是房前的白莲,亦或是,他……

天涯海角的距离,却没有心之间的距离更远。而他和她这一生,亦是永别。

因为懂得,所以慈悲……

【看着消瘦的她,染尘的白衣,心,紧紧地收起,好痛,好痈……风清瑶,你骗我!】

三年后。

“启禀皇上,西月国与邻国发生战争,如两国闹僵,皇上便可坐收渔翁之利,真是可喜可贺。”

“臣等恭喜皇上,贺喜皇上。”

“西月国?大长公主前去联姻的?”风凌皱眉。

“回皇上,正是。”

风凌低咒一声,快步出了大殿,此时,他的念头只有一个:他,绝不能失去她!

快步跃上马背,长鞭一挥,不顾身后大臣的阻拦,扬长而去。

瑶瑶,等我……

再也不想把你手放开,梦醒月落你却还未回来……

一片乱城中,鲜血染了一地,他一寸一寸的望去,最终,在染血的城墙上,看到了那个消瘦的人影,一跃而下。

“瑶瑶!”他来不及跑过去接住她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,像一片雪羽,从城墙上凋零。

最终,他还是来迟了……

“瑶瑶,你骗我……”

她说,异国皇子对她很好,让他不要担心。

她说,她很厉害的,已经让后院只剩她一个了。

她说……

可是为什么,他看到的不是她的笑容,而是她的消瘦,她的凋零?!为什么?是不是当时不顾一切的反抗父皇她就不用来这里?是不是他早点将她接回去,就不会让她不得已?

但无论如何,他也不相信,那个照顾他成长年长他一岁的姐姐,就这样离开了这个世界。离开了他……

也好吧,也许,她睡着了,就不会有那么多背叛和伤害了,也许吧,她会看到更美的风景,连带他一起。

“侧颜眉角无邪,唇边笑意清浅,桃花如絮漫天,观春暖花开时,你我还似那般年……”

尾声

【瑶瑶,今世你守护了我,下一世,便换我来守护你吧,这样,我就能陪伴你看你幸福了……】、

风凌一生无子,垂暮晚年,退位让贤为太上皇。

奔波一生,最终隐居于山林。只是因为,邻居的家里,有两个孩子,一大一小,一男一女,就如他们曾经那一般……

“飞啊飞,飞啊飞

什么飞?鸟儿飞。

鸟儿鸟儿怎么飞?

展开翅膀漫天飞……”

“阿凌,要乖哦……”恍惚间,白衣的女子向他走来,轻轻牵起了他的手。

“瑶瑶,你终于来了……下一世,换我来守护你吧……”

高速防护栏
上海药物技术咨询
时代新城-海南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