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旅游

私人印章与文人风骨

2018-09-14 21:45:49

大凡文人,皆有私章。作为文人私章,自不拘泥于严于板,往往率性而为,见仁见智。只是,不论有怎样的出手,有时颇能从中窥文人的脾性和禀性于一斑。

被日本人称为“中国园林第一人”,被美国人誉为“中国园林之父”的园林大家、上海同济大学教授陈从周先生,其祖籍地在浙江上虞道墟镇,与鲁迅笔下的闰土是同乡。他为人豪爽,敢于直言,他曾风趣地说过:“大凡绍兴人,都爱称自己为鲁迅的同乡,我却刻了一方‘我与阿Q为同乡’的私章。”

对陈从周先生刻下这方私章,或许人们难以理解和接受。然而,细细体味,不免让人窥见陈从周先生其谦逊的品质。可不是?他深爱着鲁迅,为了表达对鲁迅先生的敬仰,同时也为了避借鲁迅先生之名而抬高自我的“嫌”,他便自刻了这方私章。“阿Q”,是鲁迅笔下的人物,陈从周先生愿攀“阿Q”为“同乡”,既是实指,也从一个侧面表达了自己对鲁迅作品的喜爱,对鲁迅笔下“阿Q”这个让人“怒其不争,哀其不幸”悲剧人物被成功塑造的肯定。

是啊,陈从周先生的这方私章,想常人所未想,刻常人所未刻,也无不凸现了其直言敢为的性格。熟悉了解陈从周先生的人,都知道他对一些破坏古园林、古建筑的人和事,时常扮演着仗义执言的角色,有时更会变得像头愤怒的狮子,以至对一些鸡毛蒜皮的事,也爱管,也会动气——这大抵便是其文人文骨的生动体现。

如果说,从陈从周先生的这方私章里,也多少让人读出其对“阿Q”的一点同情的话,那么,这种文人情结有时该是一脉相承的。想起了乾隆年间先后任沭阳、溧水、江浦、江宁等地知县的诗人袁枚的一方私章,私章取用了唐诗“钱塘苏小是乡亲”一言。既是章,那么,就得盖。有一回,他写了一首诗献给某位尚书,并加盖了这方私章。让其始料未及的是,那位仁兄见到这方私章后,大为不悦,并斥责不止。作为文人的袁枚自听得懂这位尚书百般呵斥的弦外之音,在再三忍耐而不得的情况下,他自针锋相对,且极尽讥讽之能事:“您认为加了此印就不合适吗?时下,您作为一品官很是显贵,苏小小很是卑微。但您或许想不到的是,百年以后,人们只知道苏小小而不知道有您大人了。”听罢此言,那位尚书大人该是怎样的一副莫名相,当可想而知。然而,这似乎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袁枚敢于直言、敢于担当的文人风骨。

为了一个卑微的苏小小,袁枚竟如此冲撞高贵的尚书大人,值吗?在袁枚心里,自觉得值。否则,他就不会冒此风险。其实,这不也是深深融入文人血液里的那种铁骨铮铮、敢于叛逆的基因在起作用吗?

同情弱者、不畏权贵,加之飘逸不羁的个性,自令袁枚在官场很难吃得开。倒也好,否则,袁枚如果能够在官场阿谀奉迎、左右逢源,那么,时至今日,我们怎忆得起当年有个叫袁枚的大诗人?又怎能读到《随园诗话》、《小仓山房文集》而充沛地感受到他的性灵给旧时文坛带去的一股清风?

佛山皮沙发
汉军五象一号社区实景-广西
宝塔机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