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汽车

为何你只是个遥远的梦

2018-09-15 22:37:19

这应该是第几次在午夜,被有你的梦惊醒?我无从记起。梦醒后的我又一次追问,为何你只是个遥远的梦?

记不起,辗转反侧多久,才能够枕着你的名字入眠,然后再牵着你的手进入凌乱的梦境。

如果不是那次偶然相逢,那个该死的四月,你用南方的暖,复苏我北方冬眠的情感,我们就不会有这么多故事。被你唤醒的我,害怕脆弱的自己会依赖上某个人,其实是我对男人一种本能的抗拒,也包括你。于是在渴望被人爱,又拒绝爱中走近你,又远离你。渴望你的柔情,却矛盾地拒绝你的关心。

如果不是那个可怕的意外,你用六十天的寸步不离把我陪伴。你时时为我祈祷,希望我健康平安,甚至陪着我走出艰辛和蹒跚的每一步。我还会在彷徨中期待,在现实里逃避,在爱和被爱里游离。

我不再拒绝,或许是我无法也舍不得拒绝,我真的依赖上了你,这种依赖让我害怕,很害怕。我不想让任何一个人走进我的内心,我像刺猬一样用坚硬的刺把自己包裹,你不怕被我刺痛,靠近我,读懂我,用爱将我的刺卸下。每次我的任性把你伤害,你都会笑着把我安慰,你说你要用你的下半生把我呵护,让我做个快乐幸福的小女人。

生活真的没有如果,该发生的都发生了,该来的都来了,这就是所说的“缘”吧!

这也许就是缘定三生?这也许就是前世的情债,今生来偿还?偶然也是必然,要不我为何不与别人相识,相知?

一个美丽的相遇,竟然开出馨香的小花,在一个错误的季节。

我不敢在阳光下翻晒对你的爱恋,只能在夜里一遍遍欣赏我们的过往和明天。

于是我爱上了夜的黑,不请自来的你也毫不客气地驻扎进我的梦。

你不仅仅占领我心灵的驿站,还有恃无恐地拥有我梦的专属权……

梦的姐姐是美,姐妹花的名字就是美梦,她们因为有你频频光临深夜里的那个我。

雨夜,多梦的我竟然带着你玩起了穿越,回到我青涩的少女时代,让你客串一次我初恋的情人。醒后的我对你谈起,你笑着说:倒很希望我就是你的初恋,不仅仅是初恋,我要陪伴你一生,不再有今日的缺憾之美。梦还是梦,我们还是有无法逾越的缺憾,宛如弯月的凄美。那夜,雨,暂停了它的滴答声,想窃听我和你的梦呓。我才不会那么傻,我会把想说的情话在你耳边窃窃私语。

梦的弟弟是幻,姐弟站在一起,会给人一个五彩缤纷海市蜃楼般的梦幻。

雪夜,我在茫茫人海,红尘滚滚中把你寻觅,你竟然藏在一个背光的角落,任我千呼万唤,也无法体验你始出来的感觉。我转身要离开,或许是看不到你太心急,也许是路太滑,险些滑倒,这时,一个模糊的你出现了。一如,蓦然回首你在灯火阑珊处,你含蓄地笑着,嘴角的微笑很是迷人。你伸出手把我搀扶,那样子,像极了电视剧里的男女主人公。只可惜,慌乱的我,还没有清晰地记住你的脸,还没有触摸到你温柔的手,还没有听见你砰砰的心跳,还没有体会你身上的温度,梦就醒了。你消失了,留下我回味着梦里的余温,还有些微红的腮边滴下相思的泪珠。雪,依旧还在飘落,北方的冬季真的很冷,冻得你不愿在我的梦里久留,哪怕一会,是吗?

为何?你只是个远遥的梦?

你每次都是那么遥远,远得我看不清你的脸庞。只看到你模糊的背影,一个我无数次在脑海想象的潇洒的轮廓。每次你都不回头,现实里的你可不是这么的无情,梦里的你给我一个片刻的浪漫。

为何,你只能给我一个遥远的梦?

我后悔当初的相识,我痛恨所谓的缘分,我希望我们只是擦肩,我宁愿你不是认真的,是个伪君子。因为你只能给我一个遥远的梦,我想心湖不再泛起阵阵涟漪,我想梦里不再有你,因为你,只能给我一个遥不可及的梦。我在梦和现实之间等你,给自己一个等待遥遥无期。

为何,我不能把你赶出我的梦境?

是我对你的迷恋,生怕你走出我的梦?还是你的霸道,把梦也变成了你的专列?我还是无法恢复昨日的心如止水,只能任由你一次次地占满我心灵的空间,然后再一次次袭击我的梦境。

梦,一如细小的蒲公英,经风轻轻地一吹,一个个小伞,瞬间飞落,不见终影,散落到天边接着种植片片爱的美梦。

梦,像一串风铃,把现实的片段精心地穿编,我喜欢你给我的梦,更喜欢给我梦的你,我开心地享受着你给的美梦,还有美梦中的你。

梦里的浪漫和幸福,梦后的思念和煎熬,醒后的伤感和疼痛,就像吞服了散发诱人微笑的罂粟花一般。不可救药地渴望,拒绝,再渴望,再拒绝,驱赶,梦到,再驱赶,再梦到。

不在追问,为何你只能给我一个梦,因为,我也只能给你一个梦。爱的真实,爱的深沉,爱的执着,我们只能给彼此一个又一个如醉如痴的梦……

口水胶信封
成都微生物酵素
瑞泽源一里洋房一期社区实景-合肥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