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养生

国家应尽快制定理顺煤电能源价格的形成机制

2018-11-03 00:48:57

国家应尽快制定理顺煤电能源价格的形成机制

山东部分业内人士建议,国家必须在尽快督促签订煤电合同的基础上,制定理顺电与煤这两大能源价格的形成机制,从根本上化解煤电矛盾。

据经济参考报4月1道,当前,以华能、国电等五大发电集团为首的电煤需求方,迟迟不能与电煤供应方就2009年重点合同煤价达成一致,煤电价格僵持局面愈加严重。在没有重点购销合同的情况下,一些电厂只能通过中间代理商与煤矿方面沟通,致使大量重点煤交易处于一种不正常状态当中。由于没有正规发票开具,税务部门也难以对重点电煤交易实施征税。

为维护正常的电煤交易秩序,维持国民经济健康运行,业内人士建议国家督促煤电双方尽快就煤价达成一致,并从根本上探索解决煤电之争的政策措施。

五大发电集团目前仍未就电煤价格与煤矿方面签订合同。但据了解,尽管没有正式合同,电厂方面仍与煤矿方面通过各种渠道保持交易联系。从山东省工业经济运行指挥部了解到,目前这个省统调电厂电煤库存接近340万吨,虽然较春节期间有所下降,但电煤供应仍然保持稳定。按现在实际耗煤量计算,山东电煤库存可供15天使用。

就实际煤炭交易价格而言,目前国内电煤价格波动不大。山东省经贸委经济运行局副局长史玉明说,目前,山东省内供应的5,000大卡电煤价格约在530元/吨至540元/吨之间,较春节期间每吨下跌约一二十元。相比而言,山西煤价格装船价5,000大卡约合500元/吨左右,受国内需求影响,下行压力仍大。华电滕州新源热电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葛林法说,按目前煤炭到厂价看,电厂能够保持微利。如果2009年煤炭价格每吨同比下降30元至50元,电厂可以将2008年的亏损逐步进行消化。

山东省煤炭运销协会会长李继会认为,目前尽管没有正式电煤合同,但全国电厂并不缺煤。重点合同迟迟不能签订,主要是因为五大发电公司联合抵制煤价上涨,主张2009年价格每吨比2008年降50元。而各地电厂为保证电煤供应只能“曲线救国”,想方设法采取各种渠道进煤。其中,2009年部分进煤环节代理商明显增多,这必然会导致供应电厂的电煤价格出现上浮,造成电厂购煤成本增加。李继会说“由于目前电煤实际供应没有合同参照,多由电厂方面以预付款形式购煤,缺少价格的交易自然难以开具发票。这种情况很不正常,不可能继续下去。”

李继会认为,2009年煤价会在波动中维持市场供求平衡。如果2009年国民经济增长8%,全国约需要28亿吨煤炭供应,而中国煤炭实际生产能力有30亿吨。但由于运输能力不足,这并不代表能保持煤炭供应。另外,煤价受制因素太多,除受制于铁路运输能力外,还受国民经济整体走势、煤矿安全生产形势及国内重大灾害性事件等影响。如果当前煤炭价格下降明显,煤矿方面就会采取限产措施。最近,神华集团提出2009年船板价540元/吨,较往年上涨80元/吨,这个价格相对合理。

山东电电力交易中心主任程旭东认为,目前上电价由国家统一核定,而发电成本主要取决于煤炭价格。这几年,煤电进入一个“怪圈”,煤炭供应缓和时,煤矿主动上门找电厂;而当煤炭供应紧张时,电厂又上门求煤矿。这些年,电力亏损主要是由于国家控制电价,不能与煤炭价格上涨形成联动。2009年,五大发电集团要求下调煤价,主要缘于多年亏损。山东省煤炭运销协会秘书长仇玉瑞也认为,2009年电力方面之所以不接受煤价小幅上涨的要求,主要是想扭转电力亏损。

而事实上,电煤不是单纯两个行业的问题,它关系到国民经济的发展。实际上,电力方面是在对国家施压,要求出台真正有效的电价形成机制,而不是难以执行到位的煤电联动机制。

仇玉瑞说:“2008年电力亏损的原因很多,一是因为烧了部分价位较高的市场煤,部分市场煤比计划煤价格高出一倍。二是冰雪灾害、汶川地震给电力带来损失。而2009年,电力极力想扭转亏损局面,所以才导致了2009年的煤电僵局。尤其是2009年以来全国用电量有所下降,显示经济有进一步走弱的迹象。难以预测的经济走势,也坚定了电力方面想把煤价降下来的决心。但电力方面最近出现的亏损,不是燃料供应不足问题,而是因为发电负荷上不去。由于发电负荷低,运行成本反而更高。相对煤价而言,每度电的实际成本到底多少,始终没有公布。我们认为,500多元的煤价,电力绝对亏损不了。”

山东部分业内人士建议,国家必须在尽快督促签订煤电合同的基础上,制定理顺电与煤这两大能源价格的形成机制,从根本上化解煤电矛盾。

一是尽快签订重点电煤合同。山东电电力交易中心主任程旭东说,在当前煤价相对稳定的情况下,国家推动煤电双方在互信基础上,签订长期电煤供应合同。同时,鼓励电厂与煤炭企业直接签订煤炭长期购销合同,企业间建立长期战略关系,减少电对电厂的干预。

二是加快电力体制改革,厂分开,竞价上,不要头痛医头、脚痛医脚。李继会、仇玉瑞等人认为,当前,煤电价格僵持依然。从根源上来说,煤电矛盾还是改革攻坚不配套、不同步的事。煤从1994年全部推向市场,但十几年国家一直出台指导价。国家为了控制电煤价格,市场煤涨得太快了,出台指导价,又出煤电联动政策。国家出台限价措施,用低价煤发展国民经济。这是煤电矛盾的根源。现在,和煤矿直接做生意的是电厂,但当家的是电公司,这实际上是厂不分、政企不分。

三是研究制定煤电价格形成机制,实现煤电利益平衡发展。仇玉瑞说:“目前,电价很乱。一个省一个价,一个企业一个价,连物价局的同志一句话也说不清。”山东省经贸委史玉明认为,能源涉及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稳定大局,国家要下决心从根本上解决市场煤与计划电的矛盾,最终煤电两个行业要实现平衡发展。

关键词:

煤电能源价格

输送机
吊装带报价
机床维修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